阿辞一岁叻![午夜]

杂食boy,啥都吃所以啥都产希望不被喷x
混语C一般在腾讯浪迹天涯x欢迎小天使来找我搞事x
啥都混你来我就跟你一块皮x

#花吐症#
#范海辛x博士#
#持续小学生文笔#

     扁鹊已经六天没出现了。
     李白有些慌,在房间里渡过来渡过去,紧锁着一对秀眉,蓝色的眸子里充斥着担心,虽然扁鹊对他态度冷漠而且不理不睬,但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没法不担心,“电话也不接—屋里也没人—实验室也不在—也没有出门的痕迹没人见过他出门—连医院都没有请假—卧槽人间蒸发了?!”李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立马晃晃头把这个奇葩的想法丢出去。这个年轻的血猎陷入了沉思,干脆躺地上放空自己。
      “打不过那些高等吸血鬼也没见你这个颓废样子。”房门被打开,一对蓝色的大耳朵先探了进来,随后一个孩子身形的小家伙蹦蹦哒哒的进来,蹲在他旁边伸手戳戳,“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听哪个?”许久没有扁鹊消息突然有了李白觉得自己有点懵,但一秒后他就赶紧坐起来,洗耳恭听,孩子被吓得直接坐地上,缓了缓,开口道:“没有 哪里都没有怪医的消息。”李白觉得自己被耍了:“元芳你是来给李某补刀的么……”李元芳抖抖耳朵,接着说:“有人给了我这个,去不去就看你了。”说完就把包丢给李白,转身蹦蹦哒哒的离开,“?”接过包拿手里鼓捣着,包上的小蝴蝶表明了主人的身份,包里是一串地址和一把钥匙,地址是城郊。
远离市区的郊外,高大的树林里只有一栋小木屋。
“吱呀……”钥匙插进钥匙孔,旋转,门开了,青蓝色的影子晃进屋内。“谁?!”声音沙哑的一句问话,可以想象出这声音的主人是何等的虚弱。李白站在门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铺满一屋子的厚厚的花瓣,听见从屋内传出的声音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往过走。“什…什么…人…咳咳……妈的…有完没完了…咳咳…”最后一句像是自言自语,气急败坏的声音,李白没有回答,径直走过去,屋内没灯,只能从旁边的缝隙里透过来的阳光认路。
“太…太白?”李白心里咯噔一下,向着声源望去,他看见了什么?日日夜夜思念的人er就在那里,只不过不同的是原本齐整的头发变的凌乱不堪,本就消瘦的脸颊更是凹了下去,苍白的皮肤更加的惨白,只是那双紫色的眼睛还亮着,“你怎么…咳咳…来了…咳”扁鹊有些茫然的问着,却不能抑制的再次咳嗽起来,李白看见从他指缝里露出血迹和花瓣,“你…你快走吧…我没多长时间了…花吐症…无药可解…咳咳”扁鹊无奈道,你问花吐症的药?那就是要心爱之人的吻。
‘只可惜,那人并不知道我喜欢他吧……真是可笑…我那么对他…’扁鹊自嘲的笑了。
“太白你…唔?!”正准备张口说什么,却被凑过来的李白堵住了嘴,惊讶的忘了闭合的唇正好放任了李白侵入。“哈…你干什么!”好不容易松口,扁鹊惨白的脸上透出阵阵红晕,挂在鼻梁上的眼镜也歪到一旁,瞪着一双因缺氧而朦胧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罪魁祸首,“花吐症,期限七天,没人心爱之人的吻的话后期会吐血身亡,是这样的吧,小医生。”李白眯起眼,看似很冷但内心嚎叫着‘猜对了hhhhh果然小医生喜欢我啊hhhhh!开心啊激动啊!’扁鹊一愣,才发现自己不再咳嗽了,那种莫名的呕吐感也消失了,
“…你怎么知道。”扁鹊疑惑的问着,“从你那些奇奇怪怪的书里看的,小医生为什么不早说,让李某担心这么久,打算怎么赔偿我?”说着李白起身压了过去,“我又没说让你救…你自己来的…再说咱俩有关系吗?”扁鹊撇过头,不敢直视那双蓝色的眼瞳,“什么关系,当然是夫妻关系啊。”李白撇撇嘴,伸手扭过扁鹊的头再次吻住。
“我去你的夫妻关系—唔!”

结尾相当仓促啊……佩服自己怎么憋出来的……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