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一岁叻![午夜]

杂食boy,啥都吃所以啥都产希望不被喷x
混语C一般在腾讯浪迹天涯x欢迎小天使来找我搞事x
啥都混你来我就跟你一块皮x

今日沙雕快乐手绘[1/1]
小黑他超可爱!x

今日份沙雕快乐手绘[1/1]
是私设的黑无常澄和白无常羡x

手绘表情包。盲画了解一下。

是给朋友的生贺√勿搬感谢[前提是有人搬的话x]
完了完了废了。

完全没有时间摸鱼啊…只能趁着课活悄咪咪拿钢笔搞搞事情了【金画崩了ono】

记个梗,等板子回来了就画。有时间了就写。
【撞梗的话……hummm来私聊?】
ooc属于我。




【皇家护卫队】
※旧设出没
※布雷双生设定

   雷王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但凡皇后诞下的是双子,皇必会请巫师做试验,将强者留下,弱智则将其斩杀,【雷王星不需要弱者。】历代的皇都这么说。
    皇后怀孕了。星球上下都在讨论这个话题,整个星球都在期待着他们即将到来的小皇子,或者小公主。
【拜托了……请带他离开…交给安逸…这孩子叫布伦达…拜托…快带他走…呃……!】皇后扯着已染红的被单,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交代奶娘。
【遵命……我的皇后】奶娘抱着还在安静的孩子,匆忙离开
皇后诞下一个皇子,取名雷狮。小小的一个肉团子安静的窝在皇后怀里,皇后虚弱的笑着。皇眯着眼,看不清悲喜。

【哪里来的小孩子。】安逸抹一把额头,发愁的看着奶娘,【家里已经有一个小屁孩了,刚一岁啊。】
【这是皇后的命令。】奶娘遮着脸,声音里带着些急迫。

【布伦达吗。安迷修,你有弟弟咯——】安逸戳着怀里小人的脸,笑眯眯的望着还抱着奶瓶和奶嘴做斗争的小家伙。天晓得他听到没有。安逸觉得以后会不太平。
【安逸】(安迷修)[布伦达]〔家庭教师〕『雷狮』
【安迷修!你特么赶紧把布伦达从树上弄下来!】(他自己上去的管我屁事!)[师傅!这里有鸟蛋!诶!我这就下去安迷修你接住我!]

〔雷狮,听懂了吗。雷狮?雷狮!〕『听到了听到了你烦不烦啊。』〔雷狮这是为你好zkfj”(”@*!ks/zm……〕『麻烦死了,知道了知道了本大爷走了啊再见。』

【布伦达。你丫欠打是不。】[师傅我知道错了……](师傅布伦达不是故意的您就饶过他吧……)

〔雷狮不要乱跑!回来!〕『略略略——你抓不到我——咿Σ父皇!』〔叫你乱跑。〕『切。』
     
     时间飞逝。15年的时间过去了。布伦达和安迷修成了配合最默契的骑士,雷狮成宫里最捣蛋的小皇子。安逸,则当上了皇家护卫队的队长。

【雷狮,这是你的亲卫兵。】皇叫布伦达和安迷修去保护雷狮。雷狮抱着肩一脸不屑,『亲卫兵?不需要。』布伦达挑着眉,戳戳旁边的安迷修[嘿,我对面是个可换装的镜子吗?]

嘴上说着不要但还是混的很好。雷狮已经迅速和布伦达安迷修熟络起来。他几乎每天都在嘲笑安迷修的骑士道和布伦达的绝对公正。当然,这两人也化解了一次次足以要雷狮命的危险。黑白双煞。这是那些人给这两人的称呼。

一次意外,皇把罪责全部归咎到安逸头上。一声令下,安逸身首异地。目睹了一切的,知道真相的安迷修愣住了。凭什么,凭什么你是皇你就可以选择一切!就可以确定一切!混蛋。你杀了我师傅。迟早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行刑的时候,布伦达正在皇后的闺房,听皇后讲过去的故事。怎么可能?我是雷狮的双生兄弟?他明明那么顽劣!也许我和他一样,是个巧合,告诉我!这是皇后您骗我的!逗我开心的对不对。布伦达得到了否定,一样的紫眸,相同的样貌,就和照镜子一样,怎会有假。

雷王星的昌盛吸引了外星的窥探。外敌的突然入侵让骑士团来不及应对。安迷修失踪,布伦达不得不挺身而出。绝对公正,可不是数量上的年龄上的,只有实力上的相同,才是绝对公正。在布伦达的带领下,敌军节节败退。

事故总是那么的让人猝不及防。不知谁透露的皇的信息,有刺客攻入皇宫,意图刺杀皇。

【安迷修……为什么……】布伦达站在皇的面前,瞪着一双紫色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插入腹中的剑。【要怪,就怪你的父亲吧。】安迷修的眼睛被仇恨染成血红,【布伦达,睡吧。你的绝对公正,放心交给下一世的我完成吧。】安迷修抽出剑,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住了布伦达已经冷透了的唇。

他当然没有成功,但他还是成功的杀掉了皇的亲信。这让皇很长时间得不到百分百准确的信息。

雷狮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护卫,自己最好的朋友自相残杀,他呆住了。过了两年,他恢复到原来调皮的样子,只是在接到疑问时,一脸茫然的反问【布伦达?安迷修?那谁啊?】

后来,小皇子放弃了皇子身份,去当了海盗。堂弟卡米尔经常看到,在自家大哥的身边,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也是绛紫的眸子。
雷狮扛着刚刚得到的元力武器,漫无目的的在大厅闲逛,等着丹尼尔的新指令。【您好美丽的小姐,需要在下的帮助么。】又是那个辣耳的声音。
【呦这不是傻逼骑士么。】
【呵,恶党也来参加凹凸大赛啊。】

卡米尔清晰的看到那个影子一怔,他顺着影子看的方向看去,一个血眸的,和骑士长的一样的黑影出现在那里,他温柔的笑着,向这里比着口型,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布伦达,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

沉迷炭笔x3
老师想打死我的心更坚定了x
依旧人马pa,诶呀到底那个太太画的来着我找不见了qwq
大概以后画手书也就是p3的画风了吧?

试图复健……
哔——失败。




小骑士第一次碰见海盗,是在一片大海上。

小小的骑士坐在同样小小的木船上,迎着刺眼的光,望着面前这艘如同从太阳里开出的船。

船上的人把他拖了上去,小骑士抬起头,黑色的骷髅旗帜迎风飞舞。

他们称呼那个系发带的青年为船长。

小骑士眨巴眨巴蓝色的眼睛,对上了那双绛紫的双眸。像星空一样。小骑士这样想着。

那个青年的发带上有一个金黄的小星星,旁边还写着jia。小骑士很好奇这个到底发什么音。

青年从手下那里接过小骑士抱怀里,抱稳以后空出手,揉揉小骑士粽栗色的头发。

“你从哪里来的。你是谁。”青年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很温和。“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醒来就在小船船上了——我是一个骑士哦!”小骑士晃晃呆毛,一本正经的。

船上的人都放声大笑,青年也忍着笑,小骑士茫然的四处看,最后窝在青年颈窝,呆毛蔫了下来,小脸憋的通红。

“我们是海盗啊——”青年轻轻拍着小骑士的背安抚着,告诉他这个事实。小骑士吸溜吸溜鼻涕,委屈吧啦的,“可是你们救了我—。”

小骑士在船上定居下来,和青年住在一起。长久的相处让小骑士明白,这个海盗追求的是绝对公正。这样一点也不海盗。小骑士撇撇嘴。

海上漂泊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大陆就在眼前,海盗让小骑士去陆地上,找个好人家好好生活。小骑士抱紧海盗纤细的腰,晃晃耷拉着的呆毛泪汪汪的,“不要,骑士要当海盗的骑士!”

海盗愣了愣,没有说话,指挥着船前进。

骷髅旗出现的那一瞬间,塔楼火舌四射,有小骑士头那么大的炮弹呼啸着袭来。小骑士抱紧海盗,满脸惊恐。海盗不慌不忙,指挥着副将满舵重新驶向大海。

“现在,你就是海盗的小骑士咯。”海盗亲亲小骑士被吓傻的脸,满脸的笑容。小骑士停下颤抖的身子,才发现这是海盗主演的一场冒险的戏。

小小的骑士把自己缩在厚重的被褥里,揉揉惺忪的眼睛,抖抖呆毛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他发过誓要一直陪海盗工作的,骑士不能食言。海盗竟有些心疼,凑过去捏捏小骑士的脸,安抚着让他睡觉,陪自己有的是机会,要长高才能接着当骑士,保护海盗。

可是,还有机会么。

海盗的船在海面上碰到了皇家骑士团。已经对抗过一个城的海盗明显力不从心。海盗摘下头巾交到小骑士手里,又吻去了小骑士脸上的泪痕,感慨着。

“不错,一年过去竟窜高不少了。说明我们的伙食还是不错的。”

小骑士再怎么挣扎也挣不脱那个恶犬的怀抱,只能泪汪汪的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海盗开着海盗心爱的羚角号撞向皇家骑士团。

炸裂的瞬间,天地销声匿迹。

广阔的海面上幽幽的划过一艘巨船,船顶的黑色骷髅旗帜迎风飞舞。

年幼的孩子领着小弟弟,废力的从小船上爬出来,眨巴眨巴绛紫的眼眸,警惕的护着小弟弟,盯着眼前着一帮人。

“喂,傻逼骑士,不觉得眼熟么。”恶犬靠着桅杆,笑着。

脖子上系着星星发带的少年叹口气,头顶的呆毛一晃一晃,“佩利你要真是闲着就给我去抓鱼。”随后蹲下身,伸出手揉揉小孩子的发顶,笑着。

“我叫安迷修。你是谁,来自哪里。”

小孩子盯着他蓝色的双眼,眨巴眨巴那双如同星空一般的紫眸。

“我来自雷王室。我叫雷狮,我是一个海盗。”

这一天,距离那时,整整好,十年。




——歌姬计划——
雷狮
安迷修做了一点修改
如果可以的话会画瑞嘉金凯






但前提是有人看啊🐶

歌姬设定
——安迷修——
别问我耳机为啥是绿的你去问丹尼尔。严肃。笔没水了没染头发恩。
等有板子了我在画个好看的吧这个就当原稿了qwq
其他人以后慢慢画不捉急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