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一岁叻![午夜]

杂食boy,啥都吃所以啥都产希望不被喷x
混语C一般在腾讯浪迹天涯x欢迎小天使来找我搞事x
啥都混你来我就跟你一块皮x

企鹅周!
猝不及防又被同学拽回了全职x
阿小周真可爱x
企鹅是自己的企鹅x

轰!!!!!

以及大型头秃现场x

推个进度x
阿。要死。
想把嘉金做立牌但我jio的不可能???

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序章】

#说书体了解一下

#占tag致歉x

     姑苏地界的城郊坐落着所大学,名“云深不知处”,外界简称其为“云深大学”。地处郊外,四处围山,烟雾缭绕,“云深不知处”的名字由此而来,成为了外界人向往的地方。但能入学的少之又少,更是成了外界学校之中的高端上的高端,名门中的名门。

 

     可谁又知道这“云深不知处”实际上是个贵族学校呢。

 

   “云深大学”是寄宿制,一个月放一次大假,这种,四人一个宿舍装配还挺豪华。毕竟人家贵族学校呢不是吗。

   

       要说这“云深不知处”,还真到出了一位教育方面的教授当文学系的总主任,名蓝启仁。诶,这蓝老先生年纪轻轻就当了教授可是姑苏地界的一大新闻,连带着火了两个小辈,云深大学大二文学系的蓝涣,字曦臣,以及他的弟弟大一理工系的蓝湛,字忘机。

 

       这俩小辈可不简单,先是哥哥蓝涣以泽芜的名义在市里发表了短篇散文,在省报上占了很大一个版块分析当前时政,后有弟弟蓝湛以含光的名义参加了国家理工科比赛夺魁,又在国际比赛上抢到了第一的位子。

 

        蓝家怕不是要垄断这些名气!

        和蓝湛同班的金子轩如是说。这“云深”还有两个知名人物,大一理工系的金子轩和文学系的江澄,人称“万年老二”。什么都能排第二,非常的刺激,两位爷也考虑过啊,怎的就不是万能老二了,这金子轩是成功了,当了一回老三,至于江澄,没戏,别想,万年老二的名号是实打实了。

 

       不管怎样,说到底,“云深”还是一所大学,小姑娘们还是会排排各种榜,什么“人气榜”啊,“男神榜”啊,什么玩意的。

       真的是闲的没事干。

       江澄一边认真浏览着这些迷之榜单一边向舍友吐槽。

        那江大爷敢问您在看什么。

        对床的聂怀桑抱着抱枕看着江澄的电脑陷入沉思。

 

         再说说这个聂怀桑,学生皆尊称其为“聂导”,摄影行当的大佬,凡是经过他手的摄影作品,基本都能拿到一个好成绩。就是可惜了这佬他低调,低调到新生基本么得人认识他是个谁。作为摄影行当的佬,聂怀桑表示,“高什么调,宅在宿舍看看番,给女神打打call不是更好的嘛。”当然,这话在他大四的哥哥聂明玦听到以后就再没说过了。

 

        本来呢,这几位佬除了本系本宿舍的,还没什么交集,一切都归功于蓝湛捡回来的那个小黑兔子,直接打乱了这个本来就乱的没眼看的关系线。

      

       蓝涣也曾端着茶和艺文系江厌离感叹过这些小孩子的感情。

       剪不断,理还乱。

       江厌离捧着奶茶,深表同意。

 

 

试图点梗x

是这样。我才发现我粉丝破百辽……

妈哟感谢小天使们这么关注我这个老咸鱼x


那就点梗,画梗文梗都可以,只要有空我就搞x

嘤x


什么梗都可以什么cp都可以,一切都按小天使们的走x


以及求一个澄来陪我混魔道圈子x


魂来

#羡澄走向

#不知道写了什么就这样吧

#是羡《魂归》的后续

 

夷陵老祖在生辰的第二日便晕过去了。

蓝湛守在魏婴的床边,皱着眉,一言不发的握着魏婴的手,静静的等自家道侣醒过来。

 

“含光君。”

蓝思追站在静室门口,向蓝湛行了一礼。蓝湛只是锁眉关心床榻上的人,淡淡的回了一声。蓝思追见着人回应,松了口气,向人汇报自己和蓝景仪调查的结果。

“前几日的红光,兴许是与黄泉路,以及乱葬岗有些关系。”

听到关键词,蓝湛才扭过头望了一眼蓝思追,松了手,给床榻的人掖好了被角仿佛下一秒这人就会醒来,继续乐呵着问他时辰。

“去云梦。”

 

江澄怒极反笑,单手托着下巴看着来人,曲着手指敲击沉香木的桌子,上下打量。

“哦?那含光君到是说说,江某那一日就在莲花坞,要怎么去到云深不知处祸害蓝氏主母。”蓝湛一向不喜欢江澄,但碍于对方是一宗之主,也只得在长袖里攥紧了拳头,行礼告退。

蓝湛前脚刚离开,巡视的门生就踏入宗主府向江澄汇报情况。

“乱葬岗有动静?”江澄小声念叨了一句,抬手揉了揉眉心,,“算了,我去看看,你们在莲花坞待着,别给我惹事。”言罢拿起桌上的三毒大步离开,徒留门生一人在府里唉声叹气,“宗主还是这样直来直去呢。”

 

 

乱葬岗,当年的一幕幕在江澄脑里重现。

那个说要护及他一生的师兄,就是在这里,在他眼前没了的,被万鬼反噬,就连死的前一秒都是在叫自己闭上眼睛,还在担心会不会吓到自己。江澄站在悬崖的边上,俯视着被烟雾缭绕的地方。他是怎么在这种地方活下来的。无论几次,都不明白啊。

终究自己不是他。江澄自嘲的笑笑。

悠扬的笛声似乎在应和着这个悲凉的景色,赶到正午,雾又浓了些,更是看不清底下的样貌,配合着笛声的空灵,更是有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江澄没有要转身走的意思,眯起眼盯着浓雾似是要看穿什么,口中呢喃。

“陈情。”

可又晃了晃脑袋赶跑了瞬间的想法,咧嘴笑笑:“怎的可能。”见并无什么大事,低头瞅了一眼万丈的深崖,念个决唤出三毒御剑向下。绕着偌大的乱葬岗飞了有个五六圈,连当初的庙也溜了两圈。江澄抚着手里的随便,低声似是在询问:“果然,是我想多了吗。”便转身离开,藏在角落里的人松了口气,亮着眼睛盯着江澄的背影。

 

江澄在外已有一日半。靠着茶桌,单手握着手里的茶杯寻思着回莲花坞。早上的茶馆最热闹,江澄坐在并不显眼的地方听着流言蜚语,品着手里的淡茶。

 

“听说了吗,那夷陵老祖醒来了。”

“据说就跟丢了魂一样,傻愣傻愣的,可是把蓝家人吓着了。”

“啧啧啧……”

江澄楞了一下手中的茶杯差点跌到桌上,笑了声,放下茶杯径直走到那桌人跟前,伸手撑着桌子冷着脸询问:“可是真事?”这一下可是把那些人吓了个不轻:“江,江宗主……”

“说。”不耐烦的压低声调。

“就…就前一日魏无羡醒了,但是,但是却像是得了失心疯,连含光君都接近不得,不知道一直在说什么。”

江澄冷着的脸缓和了一些:“怎么知道的。”那几个江湖人也是咽了口唾沫,颤抖着声音回答:“是,从蓝家的外门弟子传出来的……”

 

直到站在莲花坞门口江澄都是笑着的。他蓝忘机居然也有今天。 

看着院里忙忙慌慌的门生才陷入沉思。今个什么日子,都着着急急的干什么呢,前两日阿婴生辰都么得这么方脏。

江澄呆了下,也就没去管门生的事情,径直回了卧房阅理宗卷。果然还是选择了相信那个死小子吗,你怎么就死性不改呢,江晚吟。

 

夜晚的莲花坞热闹的很。

说来也好玩,外人口中的宿敌,三毒圣手和夷陵老祖的生辰相差不过四日,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江澄也没管着门生闹腾,自己拎了两坛桃花酿坐到莲花池的小亭子里,开了一坛,靠着柱子对口就灌。

“一个人在这里灌酒,都不叫上我吗。”

 

熟悉的声音,江澄一个没反应过来被一口酒呛进喉咙。

“咳,魏,魏无羡?”

一身玄黑红纹衣服的青年正坐在他对面,扬着手里的酒呲牙冲他笑。江澄愣在原地,这分明就是当年的那个,真正的魏无羡,而不是被献舍的莫玄羽。

“怎的,见到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师兄激动道说不出话了吗,师妹—”哦吼,一样欠揍的语气。

江澄手里的酒坛子因为主人的松手而跌落摔碎,下一秒紫电就招呼到了眼前这人身上,“你是谁。”江澄冷着脸色,作势要再来一鞭,那人急了,手舞足蹈比划给他解释。

“我,我是魏无羡魏婴啊??!师妹你是不认得我了吗,不是莫玄羽是魏无羡!夷陵老祖魏无羡!就,前几日的小阿婴!就,莫玄羽灵力不足,我魂魄没有被全部召走的,只是一部分,不然我怎的会说出那些傻逼的话!云梦双杰怎的会散!这,这不是阿澄你生辰嘛,你师兄就赶紧从黄泉赶回来辽!顺道去姑苏找莫玄羽讨了一下魂,没,没成功…我就,强行破了一些禁制才要回来一部分…肉身的话…估计还有几天才会重塑的……”

看着江澄已经握着紫电愣在原地,魏无羡放下酒就赶紧凑过去扯了扯人脸,咧嘴冲人笑,“我不走啦!生是江家人死是江家鬼。”魏无羡偏过头,看到放在石桌上的随便,笑出声,借着身高优势亲亲呆愣人的额头,意料之中江澄的脸被染成晚霞。

 

“阿澄,晚吟,生辰快乐,以后的生辰,也有我。”

 

 

今日沙雕快乐手绘[1/1]
私心羡澄x然鹅羡羡并么得出现x

魂归[二]

#羡澄走向

#私设莫玄羽只是召走一部分魂魄,剩余的残魂还在莲花坞。

#是第二部分x

然后这小家伙就在莲花坞住了下来。江澄说叫他阿婴就好。

这个小家伙的到来到也给莲花坞又带来一份生气,重要的是小家伙似乎可以平息江宗主的怒火,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小家伙在江宗主绝对不会炸掉,而这小家伙每次都在江宗主炸掉的边缘大鹏展翅,吓人的是江宗主还不生气,每次都是做样子唬唬小家伙,一见小家伙委屈了就立马抱起来哄哄,比宠金凌还宠他。也许是因为小公子体弱的问题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云梦江氏子弟这样说。

据门生回忆,那小家伙消失的那天,江宗主还挺高兴。

因为那天是小家伙的生辰。

门生说,江宗主意外的没有操练他们,甚至让他们去买一些甜品,叫他们去买一些稀奇的小玩意回来。可谓是非常宠这个小公子了,可这热热闹闹的,夜晚小公子就露了一面,就开始咳嗽,江宗主便慌慌张张的将小公子抱走了。第二日,就再不见小公子的身影了。但江宗主身边多了一把剑,依稀记得,好像叫随便。

江澄坐在床沿,低头抚着随便的剑身,阿婴昨夜说的话还在耳边回放。

“阿澄,我是魏婴啊,就是那个,云梦的魏婴。我,我一直都在云梦哦,没有去姑苏,我才不喜欢那个披麻戴孝的小古板。”江澄记得那个小家伙是这么说的,“我一直都在跟着你,这是你不知道而已,阿澄,我都知道我都看到了。阿澄,阿婴心悦你。”啪嗒,泪落在随便的剑身。“但是,但是阿婴会回来的,阿婴一定会回来找阿澄的!骗人是小狗!那,那阿婴先走了喔……阿澄要等阿婴回来呀!”

就连走的时候,都是消散走的呢,因为是魂体的缘故吗,就留下一把随便,叫我睹物思人吗。云梦双杰的誓言还不够,还要让我再相信这个心悦的誓言吗,这一等,要我等多久,再等十三年吗。

江澄自观音庙后,头一次落下泪,还是止不住的那种。

可是,你都不听我说话的。魏婴啊魏婴,你好好的在你的云深不知处待着就好了何必再回来折磨我呢,你是嫌我还不够惨吗,还要回来折腾我,我怕了你了,别来了我不想等了。让我一个人好好的撑起莲花坞就好了,你走你的道我走我的路。双杰我也不奢求了,你别回来了好吗。

江澄抱紧随便,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床上泣不成声,却又哭着哭着笑出来。

这个是最后一次了。生辰快乐,魏无羡。

魂归

#羡澄走向
#私设莫玄羽只是召走一部分魂魄,剩余的残魂还在莲花坞。
#鬼知道写了什么
#下一部分在评论

逢乱必出的蓝忘机和夷陵老祖魏无羡要在姑苏完婚。这消息一出,世间起的波澜不比当年伐温之战和血洗夷陵的热度低。这蓝忘机是谁,世家排行榜第二,姑苏双壁之一,人称逢乱必出。且不说这断了袖,吓人的是这蓝二公子的袖还断到了夷陵老祖,魏婴魏无羡身上。

“话说这魏无羡,当初不是江家子弟吗,这云梦江宗主怎的也不露露面。”
“嗨呀,你想想,夷陵老祖死了以后这蓝忘机抱琴问灵十三载,这江澄做什么了,十三年因他而死的鬼修有多少。是恨这魏无羡入骨呢。”
“就是,江澄巴不得魏无羡赶紧死呢……”
听着这些叫人心烦的言语,江澄也仅是皱了皱眉拉低了斗篷的帽檐,将茶钱放到茶杯跟前转身离去。

江澄干脆的御剑飞回莲花坞,刚落地,一门生便咋咋呼呼的跑过来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急急忙忙的同他汇报。
“宗,宗主……”
“有话就说。”
收好了剑江澄拉下帽檐,愠怒着脸色看这咋咋呼呼的门生,不耐烦的回应。
“您,您快去看看吧……”

江澄快步走到莲花池旁边就听到了一声接一声的孩童的哭喊,他愣了一下,这孩子分明是在喊他。
“阿澄!唔啊——阿澄救命吖——!阿澄嘤——!”
江澄不由得加快了步子,闯进卧房。
显而易见,一只小团子正坐在自己榻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哭的稀里哗啦,嗓子也有要哑的趋势,周围的一干门生正围在床边看着小家伙发愁。
“……这是谁。”
江澄站在包围圈的外围询问,小孩er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从被子里探出头确认声音的来源是否是那个人。
“……!阿澄!”
也不管会不会摔倒直接冲向呆愣的江澄紧紧抱住他腿继续哭的稀里哗啦。
“阿澄……唔你去哪里了…你是不是不要阿婴了…”
本还在好奇这孩子的身世的江澄直接被这一句吓呆。
阿婴…魏婴……魏无羡!他不是应当在姑苏吗,怎的会在我这里,还,变小了?
江澄低下头将这小孩拎起来细细打量,哭肿的双眼,略微哑掉的声音,熟悉的眼,满脸委屈的样子惹人疼惜,甚至还胡乱扑腾着手讨一个抱抱,可怜兮兮的样连人称三毒圣手的江宗主江澄都抵挡不了,轻叹一口将小家伙抱在怀里抱稳当,一面遣散了一众看起来更委屈的门生。
嘤。明明我们比江宗主看起来更和蔼的。委屈,但不敢说。

建国以后不准成精

记梗

占tag致歉

cp:忘羡 曦澄 离轩

云深大学有两个大佬,全校皆知的那种。

一个是文学系的蓝涣一个是理工系的蓝湛。

气人的是这俩还是兄弟。

蓝家是要搞垄断吗???

众所皆知,大一的理工系蓝湛是个面瘫,站他旁边就跟站在一月份的夜晚一个道理。

但是据某金姓男子透露,蓝湛养了一只侏儒兔,对那小黑兔子特别温柔,温柔出水的那种。

蓝忘机你人设你不管了吗?!

文学系还有一个大佬,万年老二姓江名澄。

但是江澄是大一的。

对于大二的蓝涣,江澄还是老二。

江澄有个哥哥,大二艺术系的江厌离。

传说中金子轩的未婚夫。

是的。未婚夫。

日子也就这么过了。

但是老天爷他不皮一下不开心。

作为江澄的准牌男友,蓝涣第一次知道江澄原来是只猫。会炸毛的黑猫。

江厌离是白色的。

江澄魏无羡是发小。

猫和兔子是发小。

嗯。????

两个蓝家大佬一度觉得脑子不够用。

对此聂怀桑表示。

建国以后不准成精你们晓得吗???

大致就是这样设定了。

比猫还皮的兔子。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