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一岁叻![午夜]

杂食boy,啥都吃所以啥都产希望不被喷x
混语C一般在腾讯浪迹天涯x欢迎小天使来找我搞事x
啥都混你来我就跟你一块皮x

无题嗯

#11.1 狗狗日#
#狐妖白x兽医鹊#
#持续小学生文笔#
“今天……狗狗日?”
扁鹊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霓虹的节日还真是奇怪,话说有没有猫猫日?”

今天的宠物店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其中不乏冲着这节日来给自家小狗买玩具的,当然,更多的是冲着那镇店之宝—白狐和小蛟龙。嗯也有冲着店员和兽医来的,毕竟这是个颜值至上的时代。

“终于关门了—今天虽然累但是收成还是不错的—你说呢,阿缓。”正以“葛优躺”姿势摊在沙发上的庄周有些慵懒的看着还在认真检查小动物健康的扁鹊,“嗯。”很平淡的回答。“庄周周!”一声尖厉的叫声,一条白色的不明物便以飞速缠上了庄周的胳膊,“那只狐狸快不行了!”耳尖的扁鹊明显一愣,不动声色的转向了圈着白狐的笼子。蛟龙见事已达成,开心的缠上庄周的脖子,“嘶—冷—”还在发呆的庄周浑身一抖,却也是任了这小蛟龙的缠绕。
望着笼子里缩成一团一动不动的狐狸,扁鹊不尽有些担心了,打开笼子,伸手抱出缩成一团的小狐狸。抱在怀里就窝在了另一个沙发上。轻轻顺着白狐的毛,“啧,这耳朵都耷拉下来了,该不会真是生病了?”自言自语道,“对啊,得了相思病了。”一个愣神,怀中的白狐已幻作人形把他压在身下,“?!李白你干嘛?”有些苍白的脸渐渐转为淡红,“越人er你不是兽医嘛,正好治治李某这相思病啊。”嬉皮笑脸的样子让扁鹊很想打他,当然他也照做了,“啪”的一声相当清脆。
“口意!越人er你打我QAQ”委屈巴巴的缩一旁,捂着半张脸,一副小可怜的样子,扁鹊无奈,凑过去蜻蜓点水一般亲了口他额头,“好了吧—唔?!”突如其来的一吻,让扁鹊有点接受无能,直至他满脸通红时,李白才放开,“李—李太白你个混蛋!”罪魁祸首倒是笑呵呵的揉了揉扁鹊的脑袋。
“呐 今天狗狗日,越人er不打算送李某什么嘛?”
“……你又不是狗。”
“但李某是犬科哦。”
“…也是…”
“那么小越人把自己送给李某吧。”
“诶…好……等等!什么?!你你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与此同时,正摊在另一个沙发上的庄周已经睡着了,那蛟龙也变成人的样子,虽是银色的高马尾却不失那股英气。打横抱起睡着的人er,“又睡着了,不愧和那周公一个名姓。”满满的无奈。

“……说好的狗狗日?exm?说好的保护单身狗?”一边仓鼠笼里目睹了全过程的不知名紫色仓鼠球如是说。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