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一岁叻![午夜]

杂食boy,啥都吃所以啥都产希望不被喷x
混语C一般在腾讯浪迹天涯x欢迎小天使来找我搞事x
啥都混你来我就跟你一块皮x

#一人饮酒醉梗#
#白鹊#
#亡者荣耀#
#小学生文笔求不喷#
#有ooc#
“结束了……”
身上一袭白衣已被血色染红,腰间的葫芦也不知何时破碎,手中的剑上还滴着血“啪嗒,啪嗒”似在为这结束奏曲。
敌方的水晶已经快要被攻破,只差这一曲“青莲剑歌”。回眸,他自嘲的笑笑,来路已被血液铺满,不论敌我。
     “失了你,有这胜利又怎样。”
      取下腰间的葫芦,沿着原路找到了那个黑发白色刘海的少年,将他从地面抱起,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红的渗人的水晶。放置在一旁,轻柔的一吻,将腰间的葫芦塞入少年的手内,似是自言自语的一句,转而攻击水晶。
      “青莲剑歌!”发动技能的同时,摁下了手旁的“复活”键,锁定一人,松手,嘴角释然的笑,蓝色眸子里掩不住的悲伤。
        Victory

  “听说了吗,前几天的峡谷暴动只有一人回来了。”
  “哦就那个鬼医。”
  “没想到他居然可以。”
  暗处的鬼医听到这些留言,把围巾往上拉了拉,转身离去。治安官狄仁杰最近可是忙透了,为了这次暴动,为了安抚人心,为了调查敌方,也为了,那些失踪的尸体。“狄大人近来可好?”如同机器一般,僵硬,无情,“哦,是鬼医扁鹊啊,我好极了,嗯,太好了。”狄仁杰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瞪着充满血丝的双眼,“……休息休息吧。”纵是心如磐石的扁鹊,也忍不住劝阻,“啊,不了,多谢,我还要调查,不能让我的小耗子死不瞑目,”说完就再次扎进了一堆文件里,却又抬头“抱歉,李白……还是没有找到,包括我的小耗子,还有其他死去的人,原谅我,拜托了……”不曾低头的长安治安官,却哭了出来,对着一个外人。扁鹊叹了口气,只留治安官一人痛哭。

“也许,我哭一哭就好了……为什么……我不哭不出来……”

落在竹林里的医馆,少有的空寂,院里石桌上的葫芦里已为剩不多的酒,还有趴在旁边满脸透红的人。
“我已经补好葫芦了……你怎么还不会回来呢……”
“怪不得你爱喝酒,原来酒这东西……消愁……”

听人说,竹林里的医馆闭了,馆里那善恶怪医不知所踪。
再后来,有人说,曾在那已经封掉的旧峡谷中遇到过他,仍是那副处事不惊的样子,但腰间却挂着那同消失了的青莲剑仙一样的葫芦。

一人我饮酒醉
醉把佳人成双对
两眼 是独相随
只求他日能双归
娇女 我轻抚琴
宴席 他紫竹林
一人情愿心甘情愿千里把君寻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