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一岁叻![午夜]

杂食boy,啥都吃所以啥都产希望不被喷x
混语C一般在腾讯浪迹天涯x欢迎小天使来找我搞事x
啥都混你来我就跟你一块皮x

魂来

#羡澄走向

#不知道写了什么就这样吧

#是羡《魂归》的后续

 

夷陵老祖在生辰的第二日便晕过去了。

蓝湛守在魏婴的床边,皱着眉,一言不发的握着魏婴的手,静静的等自家道侣醒过来。

 

“含光君。”

蓝思追站在静室门口,向蓝湛行了一礼。蓝湛只是锁眉关心床榻上的人,淡淡的回了一声。蓝思追见着人回应,松了口气,向人汇报自己和蓝景仪调查的结果。

“前几日的红光,兴许是与黄泉路,以及乱葬岗有些关系。”

听到关键词,蓝湛才扭过头望了一眼蓝思追,松了手,给床榻的人掖好了被角仿佛下一秒这人就会醒来,继续乐呵着问他时辰。

“去云梦。”

 

江澄怒极反笑,单手托着下巴看着来人,曲着手指敲击沉香木的桌子,上下打量。

“哦?那含光君到是说说,江某那一日就在莲花坞,要怎么去到云深不知处祸害蓝氏主母。”蓝湛一向不喜欢江澄,但碍于对方是一宗之主,也只得在长袖里攥紧了拳头,行礼告退。

蓝湛前脚刚离开,巡视的门生就踏入宗主府向江澄汇报情况。

“乱葬岗有动静?”江澄小声念叨了一句,抬手揉了揉眉心,,“算了,我去看看,你们在莲花坞待着,别给我惹事。”言罢拿起桌上的三毒大步离开,徒留门生一人在府里唉声叹气,“宗主还是这样直来直去呢。”

 

 

乱葬岗,当年的一幕幕在江澄脑里重现。

那个说要护及他一生的师兄,就是在这里,在他眼前没了的,被万鬼反噬,就连死的前一秒都是在叫自己闭上眼睛,还在担心会不会吓到自己。江澄站在悬崖的边上,俯视着被烟雾缭绕的地方。他是怎么在这种地方活下来的。无论几次,都不明白啊。

终究自己不是他。江澄自嘲的笑笑。

悠扬的笛声似乎在应和着这个悲凉的景色,赶到正午,雾又浓了些,更是看不清底下的样貌,配合着笛声的空灵,更是有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江澄没有要转身走的意思,眯起眼盯着浓雾似是要看穿什么,口中呢喃。

“陈情。”

可又晃了晃脑袋赶跑了瞬间的想法,咧嘴笑笑:“怎的可能。”见并无什么大事,低头瞅了一眼万丈的深崖,念个决唤出三毒御剑向下。绕着偌大的乱葬岗飞了有个五六圈,连当初的庙也溜了两圈。江澄抚着手里的随便,低声似是在询问:“果然,是我想多了吗。”便转身离开,藏在角落里的人松了口气,亮着眼睛盯着江澄的背影。

 

江澄在外已有一日半。靠着茶桌,单手握着手里的茶杯寻思着回莲花坞。早上的茶馆最热闹,江澄坐在并不显眼的地方听着流言蜚语,品着手里的淡茶。

 

“听说了吗,那夷陵老祖醒来了。”

“据说就跟丢了魂一样,傻愣傻愣的,可是把蓝家人吓着了。”

“啧啧啧……”

江澄楞了一下手中的茶杯差点跌到桌上,笑了声,放下茶杯径直走到那桌人跟前,伸手撑着桌子冷着脸询问:“可是真事?”这一下可是把那些人吓了个不轻:“江,江宗主……”

“说。”不耐烦的压低声调。

“就…就前一日魏无羡醒了,但是,但是却像是得了失心疯,连含光君都接近不得,不知道一直在说什么。”

江澄冷着的脸缓和了一些:“怎么知道的。”那几个江湖人也是咽了口唾沫,颤抖着声音回答:“是,从蓝家的外门弟子传出来的……”

 

直到站在莲花坞门口江澄都是笑着的。他蓝忘机居然也有今天。 

看着院里忙忙慌慌的门生才陷入沉思。今个什么日子,都着着急急的干什么呢,前两日阿婴生辰都么得这么方脏。

江澄呆了下,也就没去管门生的事情,径直回了卧房阅理宗卷。果然还是选择了相信那个死小子吗,你怎么就死性不改呢,江晚吟。

 

夜晚的莲花坞热闹的很。

说来也好玩,外人口中的宿敌,三毒圣手和夷陵老祖的生辰相差不过四日,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江澄也没管着门生闹腾,自己拎了两坛桃花酿坐到莲花池的小亭子里,开了一坛,靠着柱子对口就灌。

“一个人在这里灌酒,都不叫上我吗。”

 

熟悉的声音,江澄一个没反应过来被一口酒呛进喉咙。

“咳,魏,魏无羡?”

一身玄黑红纹衣服的青年正坐在他对面,扬着手里的酒呲牙冲他笑。江澄愣在原地,这分明就是当年的那个,真正的魏无羡,而不是被献舍的莫玄羽。

“怎的,见到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师兄激动道说不出话了吗,师妹—”哦吼,一样欠揍的语气。

江澄手里的酒坛子因为主人的松手而跌落摔碎,下一秒紫电就招呼到了眼前这人身上,“你是谁。”江澄冷着脸色,作势要再来一鞭,那人急了,手舞足蹈比划给他解释。

“我,我是魏无羡魏婴啊??!师妹你是不认得我了吗,不是莫玄羽是魏无羡!夷陵老祖魏无羡!就,前几日的小阿婴!就,莫玄羽灵力不足,我魂魄没有被全部召走的,只是一部分,不然我怎的会说出那些傻逼的话!云梦双杰怎的会散!这,这不是阿澄你生辰嘛,你师兄就赶紧从黄泉赶回来辽!顺道去姑苏找莫玄羽讨了一下魂,没,没成功…我就,强行破了一些禁制才要回来一部分…肉身的话…估计还有几天才会重塑的……”

看着江澄已经握着紫电愣在原地,魏无羡放下酒就赶紧凑过去扯了扯人脸,咧嘴冲人笑,“我不走啦!生是江家人死是江家鬼。”魏无羡偏过头,看到放在石桌上的随便,笑出声,借着身高优势亲亲呆愣人的额头,意料之中江澄的脸被染成晚霞。

 

“阿澄,晚吟,生辰快乐,以后的生辰,也有我。”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