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一岁叻![午夜]

杂食boy,啥都吃所以啥都产希望不被喷x
混语C一般在腾讯浪迹天涯x欢迎小天使来找我搞事x
啥都混你来我就跟你一块皮x

魂归

#羡澄走向
#私设莫玄羽只是召走一部分魂魄,剩余的残魂还在莲花坞。
#鬼知道写了什么
#下一部分在评论

逢乱必出的蓝忘机和夷陵老祖魏无羡要在姑苏完婚。这消息一出,世间起的波澜不比当年伐温之战和血洗夷陵的热度低。这蓝忘机是谁,世家排行榜第二,姑苏双壁之一,人称逢乱必出。且不说这断了袖,吓人的是这蓝二公子的袖还断到了夷陵老祖,魏婴魏无羡身上。

“话说这魏无羡,当初不是江家子弟吗,这云梦江宗主怎的也不露露面。”
“嗨呀,你想想,夷陵老祖死了以后这蓝忘机抱琴问灵十三载,这江澄做什么了,十三年因他而死的鬼修有多少。是恨这魏无羡入骨呢。”
“就是,江澄巴不得魏无羡赶紧死呢……”
听着这些叫人心烦的言语,江澄也仅是皱了皱眉拉低了斗篷的帽檐,将茶钱放到茶杯跟前转身离去。

江澄干脆的御剑飞回莲花坞,刚落地,一门生便咋咋呼呼的跑过来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急急忙忙的同他汇报。
“宗,宗主……”
“有话就说。”
收好了剑江澄拉下帽檐,愠怒着脸色看这咋咋呼呼的门生,不耐烦的回应。
“您,您快去看看吧……”

江澄快步走到莲花池旁边就听到了一声接一声的孩童的哭喊,他愣了一下,这孩子分明是在喊他。
“阿澄!唔啊——阿澄救命吖——!阿澄嘤——!”
江澄不由得加快了步子,闯进卧房。
显而易见,一只小团子正坐在自己榻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哭的稀里哗啦,嗓子也有要哑的趋势,周围的一干门生正围在床边看着小家伙发愁。
“……这是谁。”
江澄站在包围圈的外围询问,小孩er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从被子里探出头确认声音的来源是否是那个人。
“……!阿澄!”
也不管会不会摔倒直接冲向呆愣的江澄紧紧抱住他腿继续哭的稀里哗啦。
“阿澄……唔你去哪里了…你是不是不要阿婴了…”
本还在好奇这孩子的身世的江澄直接被这一句吓呆。
阿婴…魏婴……魏无羡!他不是应当在姑苏吗,怎的会在我这里,还,变小了?
江澄低下头将这小孩拎起来细细打量,哭肿的双眼,略微哑掉的声音,熟悉的眼,满脸委屈的样子惹人疼惜,甚至还胡乱扑腾着手讨一个抱抱,可怜兮兮的样连人称三毒圣手的江宗主江澄都抵挡不了,轻叹一口将小家伙抱在怀里抱稳当,一面遣散了一众看起来更委屈的门生。
嘤。明明我们比江宗主看起来更和蔼的。委屈,但不敢说。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