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辞一岁叻![午夜]

杂食boy,啥都吃所以啥都产希望不被喷x
混语C一般在腾讯浪迹天涯x欢迎小天使来找我搞事x
啥都混你来我就跟你一块皮x

记个梗,等板子回来了就画。有时间了就写。
【撞梗的话……hummm来私聊?】
ooc属于我。




【皇家护卫队】
※旧设出没
※布雷双生设定

   雷王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但凡皇后诞下的是双子,皇必会请巫师做试验,将强者留下,弱智则将其斩杀,【雷王星不需要弱者。】历代的皇都这么说。
    皇后怀孕了。星球上下都在讨论这个话题,整个星球都在期待着他们即将到来的小皇子,或者小公主。
【拜托了……请带他离开…交给安逸…这孩子叫布伦达…拜托…快带他走…呃……!】皇后扯着已染红的被单,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交代奶娘。
【遵命……我的皇后】奶娘抱着还在安静的孩子,匆忙离开
皇后诞下一个皇子,取名雷狮。小小的一个肉团子安静的窝在皇后怀里,皇后虚弱的笑着。皇眯着眼,看不清悲喜。

【哪里来的小孩子。】安逸抹一把额头,发愁的看着奶娘,【家里已经有一个小屁孩了,刚一岁啊。】
【这是皇后的命令。】奶娘遮着脸,声音里带着些急迫。

【布伦达吗。安迷修,你有弟弟咯——】安逸戳着怀里小人的脸,笑眯眯的望着还抱着奶瓶和奶嘴做斗争的小家伙。天晓得他听到没有。安逸觉得以后会不太平。
【安逸】(安迷修)[布伦达]〔家庭教师〕『雷狮』
【安迷修!你特么赶紧把布伦达从树上弄下来!】(他自己上去的管我屁事!)[师傅!这里有鸟蛋!诶!我这就下去安迷修你接住我!]

〔雷狮,听懂了吗。雷狮?雷狮!〕『听到了听到了你烦不烦啊。』〔雷狮这是为你好zkfj”(”@*!ks/zm……〕『麻烦死了,知道了知道了本大爷走了啊再见。』

【布伦达。你丫欠打是不。】[师傅我知道错了……](师傅布伦达不是故意的您就饶过他吧……)

〔雷狮不要乱跑!回来!〕『略略略——你抓不到我——咿Σ父皇!』〔叫你乱跑。〕『切。』
     
     时间飞逝。15年的时间过去了。布伦达和安迷修成了配合最默契的骑士,雷狮成宫里最捣蛋的小皇子。安逸,则当上了皇家护卫队的队长。

【雷狮,这是你的亲卫兵。】皇叫布伦达和安迷修去保护雷狮。雷狮抱着肩一脸不屑,『亲卫兵?不需要。』布伦达挑着眉,戳戳旁边的安迷修[嘿,我对面是个可换装的镜子吗?]

嘴上说着不要但还是混的很好。雷狮已经迅速和布伦达安迷修熟络起来。他几乎每天都在嘲笑安迷修的骑士道和布伦达的绝对公正。当然,这两人也化解了一次次足以要雷狮命的危险。黑白双煞。这是那些人给这两人的称呼。

一次意外,皇把罪责全部归咎到安逸头上。一声令下,安逸身首异地。目睹了一切的,知道真相的安迷修愣住了。凭什么,凭什么你是皇你就可以选择一切!就可以确定一切!混蛋。你杀了我师傅。迟早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行刑的时候,布伦达正在皇后的闺房,听皇后讲过去的故事。怎么可能?我是雷狮的双生兄弟?他明明那么顽劣!也许我和他一样,是个巧合,告诉我!这是皇后您骗我的!逗我开心的对不对。布伦达得到了否定,一样的紫眸,相同的样貌,就和照镜子一样,怎会有假。

雷王星的昌盛吸引了外星的窥探。外敌的突然入侵让骑士团来不及应对。安迷修失踪,布伦达不得不挺身而出。绝对公正,可不是数量上的年龄上的,只有实力上的相同,才是绝对公正。在布伦达的带领下,敌军节节败退。

事故总是那么的让人猝不及防。不知谁透露的皇的信息,有刺客攻入皇宫,意图刺杀皇。

【安迷修……为什么……】布伦达站在皇的面前,瞪着一双紫色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插入腹中的剑。【要怪,就怪你的父亲吧。】安迷修的眼睛被仇恨染成血红,【布伦达,睡吧。你的绝对公正,放心交给下一世的我完成吧。】安迷修抽出剑,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住了布伦达已经冷透了的唇。

他当然没有成功,但他还是成功的杀掉了皇的亲信。这让皇很长时间得不到百分百准确的信息。

雷狮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护卫,自己最好的朋友自相残杀,他呆住了。过了两年,他恢复到原来调皮的样子,只是在接到疑问时,一脸茫然的反问【布伦达?安迷修?那谁啊?】

后来,小皇子放弃了皇子身份,去当了海盗。堂弟卡米尔经常看到,在自家大哥的身边,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也是绛紫的眸子。
雷狮扛着刚刚得到的元力武器,漫无目的的在大厅闲逛,等着丹尼尔的新指令。【您好美丽的小姐,需要在下的帮助么。】又是那个辣耳的声音。
【呦这不是傻逼骑士么。】
【呵,恶党也来参加凹凸大赛啊。】

卡米尔清晰的看到那个影子一怔,他顺着影子看的方向看去,一个血眸的,和骑士长的一样的黑影出现在那里,他温柔的笑着,向这里比着口型,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布伦达,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

评论(2)

热度(54)